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
公眾號

定解寶燈論

1247
2016-10-14
作者:全知麥彭仁波切?著 索達吉堪布?譯
點擊數(11711)
手動
開啟自動
自動
開啟手動
添加書簽
添加書簽
跳至書簽
須得受過密法灌頂,方能閱讀此文。

能解困心疑網者,即是文殊金剛燈,心生定解入深理,見妙道者我誠信。

奇哉趨入深實相,猶如寶燈之定解,若無汝則于此世,愚眾困于幻網中。

于基道果一切法,生起真實之定解,聽聞生信此二者,猶如道與彼影像。

稀有法稱月稱尊,善說日光同現于,佛教廣闊虛空中,摧毀疑惑重重暗。

依靠名言觀察量,無有錯謬行取舍,尤其于教與本師,獲得誠信唯一門,

即是因明之論典,開顯抉擇實相義,無垢智慧勝義量,即是勝乘中觀論。

睜開此二之慧眼,不隨他轉而真入,佛陀所示之正道,高度贊嘆入道者。

如是思維仙人前,頓現一位流浪者,為觀察其智慧力,如此提出七問題。

人云亦云豈智者?憑自智力而分析,立即回答此提問,明了內智如見色。

多聞如鼻雖長伸,僅飲井水未能品,深法水者求名聲,如劣種者貪王妃。

如是七種難解題:見解無遮或非遮?聲緣證二無我耶?入定有無執著相?

觀察修或安置修?二諦何者為主要?異境何為共所見?中觀有無承認否?

于此依靠空性理,所提七種疑難題,不違教證之同時,以理成立而作答。

尋思辯論之詞句,百般破立亦不解,大德難證此難題,快如閃電而答復。

如是智慧所出語,風微動然仙人心,如末劫風搖山王,片刻默言不出語。

嗚呼百般經苦行,連續熾燃妙慧火,彼等智者尚于此,未能立為無垢宗,

俱生辯才智力微,亦未長久受苦行,智慧淺薄如我者,怎能無誤予答復?

誠懇祈禱文殊尊,爾時思彼加持力,心中現如黎明時,稍得辯才之機緣,

即刻依據善說義,以理分析而宣說。嘎單見解說無遮,其余諸宗謂非遮。

前譯自宗何觀點?無二雙運大智前,遣諸所破之無遮,引他非遮皆不許。

此二僅是心假立,實際二者均不許,遠離遮破與建立,離意本來之法性。

若問僅思空性言,則當承認無遮見。印度具德月稱師,藏地榮索秋桑尊,

異口同聲一密意,建立本凈大空性。此法本來即清凈,或本無有自性故,

二諦之中皆無生,于說無遮有何疑?柱子本來即清凈,所剩不空毫無有,

若未遮破柱子無,說柱非實有何用?破除柱子之空性,與余顯現此二者,

空與不空非雙運,如黑白繩搓一起。說柱不以柱子空,法性反以柱子空,

空基保留以他空,句與義之二他空。嗚呼彼不以彼空,空基不空已留剩,

與色以色空教義,以及理證皆相違。柱與成實柱二者,一體一遮另亦破,

他體雖破非柱實,柱體不空堪觀察。若謂成實未有故,不必分析一異體,

雖無實法凡夫前,瓶子執為實有故。不空瓶子之外法,所成實有為何法?

汝等了知所破相,實為荒唐可笑處。自續派論許所破,加成實等之鑒別,

然就觀察勝義言,加此鑒別有何用?思若空性僅世俗,亦似無有柱子后,

擔憂咬文嚼字也,如此更成糾纏字。世俗說柱有即可,為何言彼彼不空?

若說此二是一義,其實并非一意義,所謂柱子已存在,與柱有柱不相同,

后者實際已承認,存在能依及所依。勝義柱子不存在,何言柱以柱不空?

世俗言說柱柱子,兩次重復文法誤。若自不以自身空,自存在時以他空,

所破他法若無有,則違所許自不空。通常依他之空性,決定不是真空性,

馬上雖不成立牛,豈能確定彼馬空?見彼馬匹于牦牛,有何利益有何害?

是故不空輪涅法,不成有法與法性,現空雙運與有寂,等性于此悉無有。

如說水月非真月,天月空與水月現,若是無二之雙運,誰皆輕易證雙運。

牦牛非馬人皆知,現量目睹牦牛現,為何諸大尊者說,證悟此義極稀奇?

故自宗許觀水月,水月本性毫不得,無而現見水月時,雖是無遮卻可現。

空性顯現凡夫前,雖似相違于現見,諸智者以奇語贊,說此雙運真奇妙!

若從空性分衡量,無有絲毫不空故,雖可斷定說無有,然而于無之自相,

未曾失去之同時,不滅之中可顯現。未失現之自相時,安住無基大空中。

分類此空以此空,此現此空永不得,于此徹底了達時,覓義尋者未得義,

非但不生失望心,反得快樂真稀奇!有說聲緣阿羅漢,未曾證悟法無我,

未破蘊執之我前,以彼之力不斷惑。所謂我亦依諸蘊,假立俱生我執境,

彼與瓶等除空基,空理無有何差別,法我人我各自分,自性均是空性故。

如是汝等已違越,現量成立教理證,聲緣未證法無我,說法僅是立宗已。

有者觀點太過分,承許三乘見道同,證悟無有高與低,對于顯宗及密宗,

一切經續諸論典,均解釋為不了義。則于前入小乘者,獲得大乘見道時,

毫無所斷等過失,為理所害不可駁。復說所證雖已證,然斷所斷需助緣,

未證與許證相違,證違未斷諸所斷,日雖升起遣黑暗,觀待他緣真稀奇!

有說聲緣自相續,五蘊雖已證空性,他法無我未證悟。若已證悟五蘊空,

則除無為法之外,有何未證他實法?自宗承許何觀點?月稱中觀自釋云:

為斷煩惱于聲緣,佛陀宣說人無我,為斷所知于菩薩,圓滿宣說法無我。

若問聲聞與緣覺,二者已經證空性,此說又作何解釋?意為彼等聲緣者,

為斷惑修人無我,未圓滿修法無我。如是龍欽繞降言:前代諸位阿阇黎,

說證未證相爭論,然而本人之觀點,前之聲緣有多種,然欲獲得阿羅漢,

執蘊我若未證空,不能獲得解脫果。是故此點雖已證,然未圓滿證無我,

經說聲聞微無我,如蟲食芥子內空,故于微加否定詞,說未證悟法無我。

此乃稀有之善說,他無與此相比擬,如海水雖飲一口,亦不能說未飲海,

如是法之別相我,已見無我許證空。猶如海水飲一口,所有海水未進腹,

一切所知之自性,尚未證悟為空性,是故承許二無我,尚未圓滿證悟也。

若問一法見空性,為何諸法不證悟?若依教理與竅訣,詳細分析作觀察,

雖然應當證空性,暫時聲聞種性者,因唯耽著人無我,是故難以證他法。

如雖許瓶為假立,然許微塵為實法,設若證悟瓶假立,以此智慧而觀察,

微塵本應亦證悟,然而暫時未證悟。粗大實法無分塵,表面似乎成相違,

暫無教證竅訣故,建立不違之宗派。如是一切唯識宗,倘若無有所取境,

為何不證能取心?自續派以勝義諦,無有之理于名言,為何不證無自相?

是故依照汝觀點,一切均成應成派。聲緣詆毀謗大乘,此類現象豈能有?

是故一法之自性,諸法雖皆為等性,然內外緣未齊全,期間不能證悟也。

一般而言利根者,依靠自力可證悟,鈍根即證不確定,終有一日必證悟。

經說萬劫之末際,羅漢出定入大乘。如理趨入大乘者,尚需無數劫修習,

聲聞追求自寂樂,僅于數千劫之中,所有無我未證悟,暫時為何不可能?

得地菩薩見法界,豈不亦是漸明圓?倘若具足積資伴,以及無邊之理證,

菩薩行為回向緣,必定圓滿而證悟,如具善巧方便緣,密宗迅速而證悟。

雖然常我已斷除,俱生我執依蘊生,論說乃至有蘊執,一直存在我執也。

此義假立因蘊有,執彼之心便存在,假立之我因具故,我執之果不會滅。

因為常我雖已斷,然依執蘊假立我,俱生貪境未斷故,生起我執無障礙。

是故斷除諸煩惱,必須證悟蘊等空,此說不符圣教義,月稱如實釋此義。

倘若了知假立我,滅除我執已足矣。如雖未知繩無有,而見無蛇斷蛇執。

最終必定需證悟,諸法本性為一體,見彼智慧亦一體,龍樹月稱二師徒,

依據理證而宣說,成立究竟唯一乘。假設依照汝觀點,聲聞已見彼性故,

依據理證怎成立,一乘僅是立宗已。于此雙運之智慧,唯有現見最究竟,

即是唯一真如性,圣者終皆到此地。是故此理若通達,龍樹觀點彌勒論,

猶如蔗糖與蜂蜜,互為圓融易消化。否則如吞禁忌食,腹內不適成腫瘤,

成百教理手術刀,同時刺入深畏懼。護持正見修行時,有者說何皆不執,

所謂不執一切義,分為正修與盲修。正修遠離四邊戲,圣者智慧之面前,

現見一切不存在,故自然滅執著相。明空無二之境界,如同目視虛空中。

盲修無念和尚宗,未察直直而安住,無有勝觀之明分,如石沉海平庸住。

譬如所謂無所有,中觀現見不存在,無色界信無所有,詞同義異如天地。

如是遠離四邊戲,若于四邊皆不執,除四邊外無執相,故許無有執著相。

若說無有執著相,有些愚者初不執,一切放松真可笑。眾生平庸過放松,

流轉三界輪回中,無需仍舊再三勸。假使彼等本未知,聲稱我等識本面,

認識勝義本面者,必須斷定實空義,所謂迷現自與他,誰人皆知何需修?

假使觀察心形色,生處住處與去處,爾時若因皆未見,認為已經證空性,

法理極為甚深故,此乃歧途危險大。心本不是色法故,誰亦無法見色等,

僅僅未見若認為,已證空性極荒謬。百般觀察人頭上,不可能見畜牲角,

若說未見彼者故,已證空性人皆證。是故以理而分析,若見真正之實相,

徹底了達自之心,如幻本體無實有。爾時如視前虛空,自心正在動念時,

亦為空性之定解,必須深深而生起。若問所謂汝之心,一無所有如虛空?

抑或了知種種相?究竟是為何者耶?誰人悉皆必定說,剎那不住動搖心,

凡為人者均具故,即是所謂之心識。有說非有非無心,即是光明之法身。

彼亦自詡已證悟,聲稱雖然未多聞,了知其一解一切,如是說法真可笑!

非有非無大圓滿,遠離一切四邊戲。若詳觀察汝觀點,既不敢說存在有,

亦不能說不存在,實則有無此二邊,抑或非有非無邊,無論如何不超此。

彼心非有非無者,心中常存此念頭,彼與不可思議我,僅名不同義無別。

通達心與心外法,均為無實基礎上,顯現緣起而現故,超越是非離言思,

遠離四邊戲論要,無有所緣通徹性。汝者所謂離是非,如同靶子住心前。

自他依靠此實執,周而復始入有海,遣除此等之對治,即是無我執著相。

未知無有之道理,僅信無有無利益,如同對于花色繩,迷亂執著其為蛇,

觀想無蛇無有利,若知無理斷蛇執。是故分析而了達,不應停留觀察上,

無始實執久串習,務必再三修無我。照見本義諸大德,極其鄭重而宣說,

必須通過修無我,方可根除我執見。此乃一切初學者,無有錯謬之入門,

口說最初即斷此,乃是散布魔密語。無我執相所引發,實空勝解已生起,

爾時無有執著相,非為究竟實相故,修離三十二增益,遠離戲論大空性。

徹底了悟實空后,空性顯現緣起性,現空何者皆不執,如同火中煉純金,

于此必能起誠信,否則極為甚深要,印藏諸大成就者,長久精勤所證義,

奇哉愚者于瞬間,說是證悟起懷疑。正行現有諸輪涅,超離有無之本義,

有無何者皆不成,偏袒執著有戲論。是故以理分析時,未見成立何生執?

然離四邊戲之理,觀察而引定解生,自然光明之智慧,勝觀之現如明燈。

根除與彼相違背,四邊愚癡之黑暗,即是此一對治故,何時修當生定解。

同時破除四邊戲,即是離意本法界,然而薄地凡夫者,頓時現見困難故,

輪番破除四邊戲,即是聞思之見派。于此愈來愈修習,定解愈來愈明顯,

滅盡顛倒之增益,智慧增如上弦月。不執一切惡見者,不成任何之實法,

定解豈能生起耶?是故無法斷障礙。正修盲修之差別,斷證增進而了知,

猶如由從煙子相,可以推出存在火,因為盲修與瞎練,非為斷證功德因,

反是生起功德障,故如漢茶過濾器,滅盡教證增煩惱,尤其不信業因果。

若具正見之明目,前所未有證相增,現見空性功德力,于業因果緣起法,

無欺惑性生誠信,一切煩惱漸微薄。觀察引生定解中,一緣安住之等持,

未見殊勝見之義,見義不墮于一方,雖無任何執著相,然如啞巴品糖味,

恒修瑜伽士境界,并非唯由觀察生。修行大乘見解時,觀察安住何應理?

有說不察安住修,觀察遮障本性義,是故不經何觀察,籠統直接而安住。

有說唯一需觀察,遠離觀察之修行,如同入眠無利故,任何時皆需觀察。

修行不應偏執著,觀察安住之一邊。不察安住而修行,雖有成就寂止者,

然修未生定解故,舍棄解脫之正道,唯一明目之定解,無法遣除諸障礙。

若未了知法自性,又能修行何法也?庸俗妄念修何用?如同盲人入道中。

無始迷亂之習氣,顛倒執著自性者,未百般以方便理,精勤觀察難證悟。

因為耽著迷亂相,與見真義相違故,串習世間黑暗中,難獲真如之光明。

雖有往昔之宿緣,成熟上師加持力,觀心生住與來去,通達實空意義者,

然而如此極罕見,人人不能如是證。探求本來清凈義,必須究竟應成見,

僅從離戲分而言,二者無有差別也。為遣空性之耽著,密宗宣說大樂智,

離境有境親體驗,空樂無二之法界。現明覺性此三者,即是大樂之異名。

以此現分之色身,乃至世間依利樂,救護一切諸有情,究竟大悲之自性。

是故依照自本性,不住有寂大智慧,于本基中如是住,修持空樂智慧道,

甚至僅于即生中,亦能現前雙運果。著重宣說本義中,基道果三不可分,

金剛乘果四灌道,覺空自然智慧者,即是光明金剛乘,此乃諸乘之歸宿。

乃至未生定解前,方便觀察引定解,已生定解于彼中,不離定解而修行。

定解猶如明亮燈,能滅顛倒分別念,于此應當恒勤修,若離復依觀察引。

故修大乘見解時,最初觀察極重要,若未以妙觀察引,豈能生起妙定解?

若未生起妙定解,豈能滅盡劣增益?若未滅盡劣增益,豈能滅除惡業風?

若未滅除惡業風,豈能斷除惡輪回?若未斷除惡輪回,豈能滅盡惡痛苦?

輪回以及涅槃法,其實無有賢與劣,證悟等性無賢劣,即是善妙之定解。

善妙定解并非是,舍棄輪回成涅槃,表面詞句雖相違,義不相違道關鍵。

見行竅訣此密要,當以觀察品其味。中間察住當交替,觀察則會生定解,

未察執著平庸時,屢屢觀察引定解,生起定解于彼中,不散一緣而修持。

定解以及增益心,二者相互矛盾故,需依觀察除增益,定解愈來愈增上。

最終未以觀察引,定解自然生起時,安住于彼境界中,觀察已成何需立?

若知繩子無有蛇,以此定解斷蛇執,仍說無蛇復觀察,難道不是愚笨耶?

現前圣道證悟時,不以觀察而修行,現量證悟何需要,加上因之伺察意?

倘若依照汝觀點,離開觀察分析時,見義證悟若不成,則諸圣者佛智慧,

世間無害識所取,悉皆應成顛倒識,彼等已經現見故,正當之時無觀察。

遠離四邊之戲論,殊勝定解之面前,思維此法與彼法,所緣觀察不可得。

爾時觀察之相執,如蠶作繭自縛般,以分別念所束縛,不能如實見真義。

依此殊勝之定解,遣除遮障實相暗,此時無誤而現見,本來義之光明性,

各別自證之智慧,豈是心所之妙慧?妙慧對境謂此法,辨別并且執著彼。

因為對境與有境,顯現空性每一方,悉皆不緣平等智,非心心所之體相。

故依觀察所引生,殊勝定解中入定,無垢妙慧之此因,獲得雙運智慧果。

抉擇正確之見解,建立決定之宗派,以此辨別之妙慧,即是無垢之正量。

妙慧引發之定解,詣至實相入定智,乃大乘道之正行,若具此者即生中,

能賜雙運果位故,既堪為乘亦為大。若依四續部觀點,無上句義灌頂道,

雖是究竟之智慧,然未單獨安立乘。譬如汝宗亦承許,著重宣說等智身,

具德時輪金剛續,即是諸續之究竟。如是無上續部中,悉皆著重而宣說,

四灌頂之道智慧,一切續部終密意。猶如歷經十六次,所煉之金極純凈,

以余乘宗而觀察,愈來愈凈終至此。故以無垢妙慧量,成立上述此義理,

以續與釋密意論,法賢智慧而觀察,思維遠離魔之境,成熟堅定不移慧。

然而見解之正行,片面偏執現空等,如是此義宣說為,心與心所之行境,

不可言說作所說,故與智者密意違。因為阿底約嘎即,現空不可思議智,

是故絕對已超離,不清凈之分別心。抉擇本凈空性分,即是直斷之見解,

抉擇任運而自成,身及智慧之自性,內明童子瓶佛身,起信光明之頓超,

二者亦非為各體,本凈自成雙運智。其他續部中所稱,不壞智慧之明點,

與此僅名不同已,于此明顯而宣說。于大圓滿之心部,智者各修一竅訣,

分別稱為大手印,道果息法與雙運,大中觀等不同名,實則同為離心智。

智者異口同音說,佛成就者同密意。有說自宗大圓滿,超勝大手印等法,

未證無有道名言;倘若真實已證悟,則于同一之密意,無有合理之分類。

如是一切無上續,第四灌頂諸智慧,大圓滿中無分類,然而彼等一切法,

源泉大圓滿續部,分為心界竅訣部,深廣殊勝之要點,零散竅訣實修法,

他宗未說有許多,堪為特法何須言?于彼究竟大圓滿,深寂光明無為法,

雖是如來之智慧,于此暫時正道中,相似喻義雙運智,畫月水月天月喻。

依次前者引后者,此乃自然無漏智,依照自之智慧力,亦可實地而修持。

譬如為得圣道智,如是修持相似智。法性雙運大智慧,倘若現量而抉擇,

諸伺察意執著見,必定滅盡見離戲。是故未加辨別時,偏說有無執著相,

均有錯誤正確分,猶如月形之盈虧,此依了義之教證,憑據理證而成立。

二諦何者為主要?有許勝義諦主要,謂世俗乃迷亂現,執為所斷說勝義,

乃未迷亂勝義諦,即是真實之見解。雖說世俗若真實,勝義不成空性故,

然而斷除世俗諦,之外他法勝義諦,少許亦不可成立,二諦方便方便生。

不依所察之有實,彼之無實不存在,是故有實與無實,二者緣起性相同。

倘若耽著于空性,以此斷除諸顯現,則已玷污緣起空,龍樹善妙之宗旨。

汝許見空修彼道,證悟唯一單空界,圣者入定空性智,成滅法因亦有過。

諸法本來為空性,然不偏墮現空故,執說唯空主要者,未知究竟之意義。

有者拋開勝義諦,僅從世俗方面言,將續部見分高低。未以勝義空性攝,

世俗本身之見解,分為高低不合理。不具勝義之確信,僅觀世俗之本尊,

只是信解非正見,外道誦咒自觀他。有謂世俗極重要,因為二諦需雙運。

固執如此觀點者,再三贊嘆世俗諦,然修雙運見解時,舍棄雙運持單空,

善妙說法良母后,實修童子未跟上。是故前譯此自宗,基道果之諸法名,

離常無常二諦等,建立無偏雙運宗。二諦脫離各自上,不能建立基道果。

于基道果此三者,亦無此取此舍分,舍世俗外無勝義,棄勝義無他世俗。

任何顯現定空性,所有空性定顯現,若現不空不可能,空亦不成不現故。

有實無實此二者,需作空基而空故,顯現僅是假立已,空性亦唯心假立。

以理分析定解中,此二方便方便生,一有一無不可能,無離無合而存在。

是故顯現與空性,盡管分開而認識,實際始終不可分,因而稱之為雙運,

現見實相之定解,不墮任何一邊故。正確觀察智慧前,顯現空性此二者,

有與無有均同等,許一本體異反體。此二初學者面前,似現能破與所破,

爾時顯現與空性,尚未相融為一體,有朝一日會誠信,空性即是顯現理。

諸法本來即空性,此等顯現為空性,現見空時即顯現,現時即空生定解。

此乃經續與竅訣,一切深道之根本,聞思斷除增益義,即是無謬之正見。

證悟此要愈深入,于諸世俗顯現法,亦漸斷除自相執,故立續部乘次第。

僅以信解作觀想,以及器情現本尊,定解正見此二者,無有一致之時機,

如同中觀于諸法,確定實空為正見,梵志于病持咒時,觀想無病非正見。

依證勝義之實相,深信世俗為本尊,否則處迷現相中,如何成立本尊性?

除此二取迷現外,無他所謂之輪回,斷此非從勝義立,勝義本是一體故。

依見修習諸有法,世俗現分勝義性,智力宣說事行續,瑜伽續及無上續。

故以二諦各自分,不能區分續高低,然于二諦雙運義,如何誠信修跟隨。

故于無上金剛乘,即生賜予解脫道,倘若無誤如實修,則如不同之眾生,

見水不同之比喻,如是依靠凈見量,誰人還能不誠信,現有本圓壇城性?

假設未知此法理,認為輪回不清凈,同時觀為凈天尊,亦如吐物瓶涂香,

修持等性金剛乘,如畫燈火真可悲!現相雖現不清凈,然為迷亂所立宗,

實相凈見量之義,稱為無上金剛乘。若想器情能所依,本來非為清凈性,

反觀清凈之修法,暴露抵觸之本相,彼道僅是道形相,如洗黑炭不變白。

本非清凈假觀凈,依此若能獲得果,無有實空之定解,外道太陽派諸眾,

離開顯現觀空等,亦應能夠斷煩惱。事行瑜伽之續部,若無見解之高低,

則證現有凈等見,已達究竟之同時,未見高低亦區分,自尊他尊有賢劣,

清凈以及不清凈,則為自害自己也。或者如同下續部,貪執取舍之同時,

行持等性取舍行,雙運降伏酒肉等。未證瘋狂之行為,豈非成為呵責處?

如實現見實相義,彼之定解稱見解,見解如何而斷定,如是以修行護持。

若謂乘以見高低,區分九乘不一定,內道宗派從最低,直至究竟金剛頂,

此九種乘之數量,具有安立理由故,如高低乘有多種,然需安立三乘等。

故依內在之智力,愈來愈增之程度,分別現見諸器情,清凈以及不清凈。

故以二諦無別式,證悟現空無二基,如實而修彼道中,獲得二身雙運智。

一水于各眾生前,顯現不同物質時,有謂共見乃為水,見彼有境均正量。

若水少許有自性,則無正量與非量。倘若各自有情前,現境悉皆不相同,

則如見柱瓶眼識,共同所見不能有。有謂共見為濕性,共同所見僅濕性,

不滅真實而存在,現多不同所見境,一者現見另未見,水膿等基為何者?

此外空無邊處眾,如何會見濕性境?濕性若與水一體,則膿等物不能現,

除水等外不同體,任何濕性不可得。各自不同所見前,共同所見不容有,

共同所見之事物,不可能現不同故。觀待安立所見外,若許堪為觀察基,

則須成立為實相,如何觀察不應理。若無共同所見境,則如唯識需承認,

無有外境識為境,此種觀點不合理。如同無有諸外境,能取之心實亦無。

所取能取此二者,世俗顯現相同故,于諸顯現若觀察,二取不應分有無,

如有現境然虛妄,心識亦不成立故。同見以及不同見,共同所見為明分,

成立現基不能無,猶如觀看戲劇等。除此存在明分外,他處存在不可能,

是故若無此明分,一切不現如虛空。內外諸緣所障故,不能如實見真義,

如依魔術之咒語,木塊現為馬與象,是故共同之所見,不能固定而安立。

自宗不墮現與空,本基一切均不成,任何顯現平等故,一法亦可現種種。

何者現空若圓融,則彼一切皆合理,何者現空不圓融,則彼一切均非理。

若謂如此量非量,分類亦成不應理。任何顯現不現他,是故依觀現世量,

所量并非不成立,諸法自性住本體,分類一體與異體,正量可以成立故。

故以觀待量成立,獨立自主之諸法,并非以量可成立,若成則應成實相。

一水執水量成立,不相觀待獨不成,勝義觀察不成立,餓鬼前亦不成立。

依靠現量與比量,確定執自之對境,取舍彼境不欺故,正量并非無意義。

譬如所謂于一水,觀待人見而安立,觀待天人而安立,甘露執為所見基。

水見為膿水甘露,此時三者非聚合,彼三何者均非量,則除彼外見他法,

依據正量不能立,所見三者皆成無。人見此水若非水,他法成水不應理,

是故共稱所謂水,永遠成為無有也。如此觀點所建立,正量亦成不合理。

是故未被迷亂因,所染污之根對境,需要安立為正量,如水陽焰見為水。

暫時餓鬼因業障,清凈水亦見為膿,除障方見真水故,觀待人見為正量,

依靠他緣轉變故,暫時安立水為量。究竟理證而觀察,彼等皆為習氣現,

因水亦可現見為,清凈剎土佛母身,故而人類所見者,不能決定是正量。

是故障礙之外緣,愈來愈加清凈后,觀待下面所見言,當許上上為正量。

究竟法性之真如,獨一無二唯一性,能見正量亦唯一,第二正量不可有。

實相雙運唯一諦,正量自然之智慧,唯一所斷即無明,僅覺未覺之差別。

故以量理而建立,諸現自性凈天尊,唯有前譯派自宗,全知榮索班智達,

猶如獅吼之善說,他宗對于此觀點,無有如理說法故,如何承許均矛盾。

于彼共同所見境,現空單獨不合理,倘若所見僅空性,則成無論何有情,

虛空均見為瓶子,瓶如虛空不顯現。遠離顯現僅空性,若成所見何不見?

應成諸法恒有無,所說過同無因派。正在空時無顯現,現空二者相違故,

倘若存在不空法,則違單空立現基。若問如此汝上文,何說現空不相違?

此立見境名言量,彼前有無相違故,一法二諦不相違,乃為智慧之境故。

若與空性相脫離,現許不能作現基,此現如何而顯現?謂此不偏之顯現,

無法想象之緣故,并非成立為現基,能知正量未見時,說有僅是立宗已。

所現如若偏一方,除此他法不能現,乃是不空顯現故,成堪勝義理觀察。

無論水膿甘露等,三者為何均相違,倘若彼水乃為膿,則如何能現見水?

倘若非膿乃是水,為何現見膿等法?若言餓鬼前現水,成許無有膿顯現。

因除自前顯現外,無有另外所見基,若有則成異體故,一物非他如柱瓶。

是故現空相圓融,抑或實空顯現許,無偏雙運一味中,諸法本來平等故,

于平等性大圓滿,成立之義已抉擇。修此道時依凈見,誠信不凈現自解,

現有清凈之法身,通達金剛之教義。即指幻化網續云:五蘊如幻無偏現,

彼為清凈天尊相,于此密意得誠信。如此盡除膿執時,了知迷亂修習彼,

從而現見彼為水,相續清凈大菩薩,見水一塵無量剎,見水瑪瑪格佛母。

究竟斷除二障地,徹見雙運大等性,是故稱為凈見量,斷除一切障礙故。

諸法無謬之實相,唯佛現見無有他。執彼即是究竟量,此等本住凈法身,

至高無上之立宗,具理慧眼者前成。于彼稀奇日乘前,劣根者如鴟鸮盲。

究竟等性之法界,不能片面而建立,說是唯現天尊相,然而自性本清凈,

法界現分智慧身,無離無合之緣故,現分本為凈天尊,實相分析亦無害,

因斷二障之現空,雙運法界即真如。除此之外如何證,并非究竟之意義,

二障尚未斷盡前,實相現相不一致。暫時道位之顯現,如凈眼翳之毛發,

有境垢染愈清凈,現見對境亦愈凈,有境清凈另一方,無有不凈之境故。

一位補特伽羅者,成佛之時他眾前,不會不現不凈法,自現障礙所遮障。

是故一切境有境,自性本來即清凈,然為客塵所障故,應當精勤凈垢染。

一切所凈之垢染,本體皆為清凈性,此外無有不凈故,自性光明平等性。

如是種種之現相,未證之時各執著,凡愚于何生貪心,愚癡成為束縛因。

若證一切皆平等,此境界中得堅地,三時無時本來界,自然智慧之佛果。

承許諸法大凈等,此一法理實成立,現空何者皆不成,合理一切則可現,

除此之外假立法,非理一切均不現。于此理得誠信門,即是緣起性空道,

若于現空生定解,則于無有盈與虧,凈等壇城性之中,世間空與不空等,

不可思議之法性,內心定生深法忍。見一塵中塵數剎,剎那亦能現數劫,

依實空幻之定解,趨至如來行境中。故于無偏之自現,遠離一切諸偏墮,

不可思議基法界,法性何者均不成,顯現空性雙運等,僅是宗派術語義,

縱經百年勤思維,若無宿修成熟因,具大智慧極精進,然卻不能通達也。

是故一切諸宗派,最終究竟深奧義,正法善說之百川,匯此大海真稀奇!

其余現相皆不定,具遷變性而顯現,究竟雙運之智慧,徹見真義無遷變。

分析離戲大中觀,是否有所承認時,舊派上師同聲說,中觀自宗是與非,

及有無等均無有,故許無有何承認。自宗諸論中承認,道果緣起宗派理,

同時名言推與他,句義二者均相違。龍欽繞降如是言:中觀有無承認否,

舊派大德執一方,各宗均有功與過,是故本人之觀點:衡量勝義實相時,

依本性中皆不成,如是有何可承認?故而究竟之自宗,即是實相之所許,

由此辯論等之時,依照本性無所許,后得道果諸安立,互不混雜而承許。

此后如實釋此理,即是我之善說力。依之雪域有智者,再三竭誠而建立,

自宗存在承認方。實際彼等未分析,本義何者均不成,故亦難有承認邊。

所謂中觀之自宗,中觀派需以理證,如實衡量究竟義,除此之外非自宗,

因為中觀自衡量,彼等悉皆不成立。故彼若是所承認,則依觀察而承認,

以理推斷能成立,則于勝義諦之中,彼承許亦將成立,并成堪為觀察性。

若非自宗所承認,則違自宗有承認。自宗觀察不觀察,已有如此二承認,

倘若二者定實有,其一或均為自宗?若謂其一違另一,有并非為所承許,

倘若無為所承認,所謂有之承認者,世俗中亦不合理,唯一承認無之故。

二者均為自承認,遣除不堪觀察法,承認以理無害故,二者悉成堪觀察。

如是二者不能聚,若聚觀察而證悟,然如未觀察之時,有之念頭仍存在,

是故觀察有何用?世俗觀察亦不成。若除所破無遮外,無有其余之實相,

彼執不得現分故,見修行之一切時,為何不成無所見,因修需恒隨實相。

故依龍欽巴觀點,應當如是知自宗,若是真實之中觀,須是雙運大中觀,

抑或離戲之中觀,因以圣者入定慧,及其同分而抉擇,滅有無等諸邊性。

僅僅單空作對境,彼道偏墮于二諦,故為相似之見解,非為雙運與離戲。

雙運即指有與無,顯現空性均等性,然此勝義單空界,唯一有境之緣故。

戲論即是有無等,一切所緣之形相,此尚未離無戲論,于彼仍舊執著故。

是故大中觀之前,無有任何所承認,已證現空平等性,遠離有無是非等,

一切破立戲論故,依實相義一切法,以理不成有承認,于任何法皆不許。

如是究竟實相義,雖無承認現相中,名言量前之二諦,各自均有所承認。

二者倘若觀待于,二諦無別之實相,僅是各自之現相,觀待現見真義智,

二量亦是相似量,因一不能執二諦。是故二量即妙慧,彼二衡量瓶等時,

獲得現空二本體,一有之時另無有,凡夫心前此二諦,只是輪番顯現故,

二諦分別衡量時,成立有此二承認。若謂上述于他宗,所說有無之承認,

二諦承許自相違,自宗豈不有同過?我等對此作分析,辨別后得道中觀,

正行入定之中觀,粗細因果或心智,大小中觀之差別,方說之故豈有過?

是故所謂大中觀,究竟自宗無承認,后得分現二諦時,二諦各自之正量,

所衡量之諸破立,均為破斥各邪見,因為本性中無有,任何破立承認故。

實相本性中二諦,亦不偏于任何方,無論如何二承認,亦無真實成立故。

有承認與無承認,亦是僅就現相言,暫時二者分別言,真實互不相違故。

無堪觀察等過失,有實法與無實法,不堪觀察終一致,暫時觀待僅假立。

未經觀察共稱有,即是現相非實相。觀察無實之理智,所見許為實相義,

觀待世俗為勝義,觀待究竟假勝義。實相現相若互違,有二諦異四過失,

實相現相非他體,有二諦一四過失。依此當知佛眾生,亦是實相現相別,

于此許為因果者,乃是小乘之觀點。不許實相與現相,為一體與異體故,

眾生是佛當顯現,正道修行無意義,因中有果承認等,理證妨害皆無有。

實相雖然為如是,然為障蔽不顯現,是故應當勤修道,此乃自他所共許。

二諦互不相違故,有無承認怎相違?亦非互為一體故,安立有無二承認。

乃至二諦分別現,有此執著之心前,彼二力量永相同,不能斷定有承認。

謂無實空之定解,謂有現分之定解,二量輪番衡量時,各得見義稱二諦。

彼二非一異體故,取一舍一不應理,依靠觀察二諦慧,分析各自而承認,

如得究竟法身時,一切心與心所法,名言之中稱滅盡,勝義之中滅亦無。

所有佛經論典中,所說一切諸破立,有者觀待勝義許,有者則就世俗言。

倘若唯從勝義言,道佛眾生等均無,然不觀待世俗諦,彼一不能獨自成。

雖無輪涅諸現分,現量成立顯現故。若從名言量而言,道佛眾生等說有,

然不觀待勝義諦,彼一獨自不能成,雖有然而不成立,以量觀察決定故。

是故何時此二諦,一有一無不應理。若謂二者力同等,真實有實成不空。

二者自性均不成,二者對境非不同,彼現本體空性故,怎會成為不空耶?

二者同等而顯現,是故成立為空性,倘若無有彼顯現,如何了知為空性?

是故二者不相違,相互顯現為因果,確定一有另亦有,何時無離亦無合。

現空無有不遍故,如何衡量均真實。以知顯現為空性,通達顯現無實有,

若知空性為顯現,不執空性為實有,故見無離無合時,永不退回執實有。

一切顯現之實相,是空性故無合離,因為拋開顯現外,空性獨自不成立。

是故乃至以輪番,修持二諦即妙慧,于此二取輪回時,心心所動不現智,

無垢觀察二妙慧,當無取舍而受持。一者不具則不生,二慧所生雙運智,

如同燧木與燧墊,缺少一者不生火,故佛傳承大德說,現空脫離非正道。

如若離開此二因,他法不能生大智,智慧自之本體者,超離言說思維故,

唯以表示方便法,以及語句詮示外,無法直接而指點,密宗稱為句義灌,

金剛藏續等之中,以句方便而宣說。如是出世之智慧,不依賴于其他法,

無法認識之緣故,宣說二諦道中觀。以二諦理作觀察,能夠成就雙運果,

是故抉擇二諦時,輪說現空能所破,彼果雙運之智慧,續部以多異名說。

是故所有中觀道,以二諦式而安立,不依世俗勝義諦,不能了悟雙運義。

佛陀所說一切法,悉皆真實依二諦,故具二諦各承認,因取果名小中觀。

觀察諸蘊為空性,僅破所破之無遮,觀待彼者亦存在,所謂無有之承認。

如是因或道中觀,二諦承認均自宗,并非勝義作自宗,世俗諦則推予他。

若爾自宗則成為,僅是獨立勝義諦,謗說基道果諸現,唯是迷亂之所斷。

究竟時唯剩單空,二智等無之觀點,如同聲緣自道中,所許無余之涅槃,

此亦猶如燈火滅,實際無有差別故。佛說誹謗雙運界,如持虛空斷見派,

釋迦佛法之盜賊,亦是毀滅正法者。以理亦知此觀點,于有誹謗為無理,

依靠定解金剛火,能焚惡見之高山。是故中觀諸論許:對于妙慧因中觀,

以理觀察未成前,不成雙運果中觀,故雖以理而抉擇,現空二諦之法理,

然終成立無別果,此為因果乘精華。彼等智慧以輪番,斷除二邊皆不住,

超離思維之境界,是故乃為大中觀。直至依靠輪番式,未證究竟智慧前,

非為諸佛之密意,精華究竟大中觀。猶如燧木磨擦火,二諦無垢之妙慧,

所引雙運大智慧,息滅有無等四邊,圣者入定之智慧,安立雙運果中觀。

不偏二諦后得慧,雖立現空雙運名,然而入定大智前,不緣現空雙運性。

顯現名言量之境,空性勝義觀察境,雙運現空相融分,彼等均是言思境。

超離言思之入定,唯是各別自證智,有現以及無現等,以量觀察均不成。

是故乃至以輪番,修持二諦即妙慧,一旦無有輪番修,獲得雙運智慧時,

觀察而破蘊所破,無遮單空亦超離,不現能破所破相,具有現分方便相,

具有殊勝之空性,遠離戲論大中觀,以及俱生大手印,具有此等不同名,

皆是離心智慧故,余分別念不可思。彼非言詞分別境,是故不偏于非遮,

無遮異體現空等,無偏遠離有無許,法界智慧相圓融,自然智慧無住現。

如是超越諸承認,遠離增損殊勝義,法界覺性無合離,此不能詮不可言,

然非誰亦不能證,如同不可思議我。因以無垢理觀察,所引各別之自證,

后得智慧定解燈,遣除疑暗現量見。顯宗方便與智慧,相輔相成互印持,

密宗方便與智慧,證悟無離無合修。遠離戲論大中觀,自性光明大圓滿,

義同名稱不相同,此外無有更勝見,因無現空輪番執,遠離四邊之戲論,

除此之外其他法,則成具有戲論故。然而顯宗雙運義,依靠觀察而抉擇,

密宗以自親體驗,成立自之覺性界。是故所謂之中觀,亦有二種之類別,

即是分別而觀察,二諦妙慧道中觀;彼引二諦一味性,現空雙運果中觀。

因果顯密之見解,前者妙慧后唯智,是故于此果中觀,以大名稱贊殊勝。

如是實相亦復然,有法單空之實相,二諦無別之實相,名同義異天壤別。

如是法性與法界,空性離戲滅盡定,勝義諦等名雖同,究竟暫時差別大,

故當分析無謬說,如同勝達瓦之名。如是甚深七難題,以具深廣義語句,

解釋之時流浪者,不禁恭敬感嘆言:嗚呼猶如井中蛙,未見他宗深法海,

僅品自宗井水味,吾等傲慢以此摧。文殊化現為榮索,龍欽圣意大海中,

具有各種寶法藏,舍彼求假寶真迷!以理觀察法智者,恒無惡魔作障故,

依傳理智獅吼聲,于蓮師教之自宗,殊勝自性得誠信,摧毀偏袒他宗慢,

握穩智慧寶劍柄,如此良機亦賜他。所聞法理甘露海,甚深之義如意寶,

住于何處亦當取,不隨名相之人士。多聞能言亦不證,俱生智深以伺察,

不解深義如地藏,誰持此法為智者。知取能令我心成,智藏寶器深廣海,

善妙教言時機后,欣然暢飲龍王海。依從中出善說河,定證智慧廣闊海,

知彼源泉即龍王,持明傳承之言教。吸取虛空精華義,品利自心甘露味,

點亮能得大威力,智慧稀有正法燈。口出此語敬禮時,仙人則于流浪者,

更為深入而歸納,上述之義教誨言:殊勝正法獅子乳,唯慧妙器可盛納,

余者縱勤亦不存,容此法器即此者。阿字無生之法門,繞字遠離諸垢門,

巴字顯現勝義門,匝字無生無死門,那字遠離名稱門,德字甚深智慧門。

此等六門每一門,若以二諦理觀想,修持如幻之等持,無邊海水一口飲,

心間無垢寶珠中,明現總持辯才慧。以滅四邊定解道,達到實相入定于,

離思光明本法界,文殊大圓滿境界。離邊見王廣境界,現見入定真諦中,

自滅四邊劣意暗,顯現光明之日輪。正直觀察大仙人,頓現分別流浪者,

彼二通過問答式,說七輪寶數難題。智淺尋思如我者,于極甚深廣大義,

如從圣者智慧中,取出而造此論典。思維善說妙法雨,百萬佛子可證道,

欣然聽聞得大利,以歡喜心灑甘露。是故再三而思維,為利希求深廣義,

依心明鏡中所現,德名玩童撰寫也。佛法深理如虛空,雖然無法盡宣說,

? ? 依此定解寶燈論,能獲勝乘之妙道。

江苏快3开奖结果